1. 企业交谈
  2. 返回首页

首页 > 行业研究 > 正文

行业研究 >

智慧社会促进国家治理智慧化
时间:2018-02-09 14:25:38    来源:中国信息界杂志    
[摘要] 十九大报告中,围绕信息化提出了全新的概念,“智慧社会”是重点之一。我们该如何理解智慧社会的内涵? 智慧社会和未来国家治理现代化两者到底是什么关系?

    十九大报告中,围绕信息化提出了全新的概念,“智慧社会”是重点之一。我们该如何理解智慧社会的内涵? 智慧社会和未来国家治理现代化两者到底是什么关系? 
 

    智慧社会是未来社会形态的新蓝图
 

    智慧社会就是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深度融合的社会。理解智慧社会有三种视角:第一,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融合的基本逻辑是数字化是前提、网络化是路径、智能化是手段、智慧化是目标。

    第二,智慧社会有三个基本特征,一是在数字化基础上实现万物感知;二是在网络化基础上实现万物互联;三是在智能化基础上使社会更加智慧。所以,感知、融合、共享、协同、智能是智慧社会最基本特征。    

    第三,智慧社会的生态链包括“六智”。其一,智能治理。既包括各类组织自身治理也包括政府对社会的协同治理,其中智慧政府是核心;其二,智慧产业。包括智能制造、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其三,智慧商务。包括现在广泛所指的消费互联网这个大领域,例如电子商务;其四,智慧服务。基于市场的智慧化服务和基于政府的公共服务,都可以纳入到智慧服务的范畴;其五,智慧生活。包括人的工作、生活、出行、社交、安全、尊严等。在构建智慧生活的过程中,人工智能有可能渗透到人们日常生活的各个领域;其六,智慧生态。指优美的环境和可持续的良好生态。 这“六智”是智慧社会基本生态链缺一不可的。

    智慧社会无疑是未来社会的美好蓝图,也是人们非常向往的社会。那么,智慧社会的基本形态是怎样的?第一个形态是社会组织智能化。各类机构组织要通过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三化融合”,在功能和结构上普遍实现智能化。比如智能医院、智能学校、智能政府、智能家居。这是社会的细胞,是基础。

    第二个形态是社会运行智能化。社会运行智能化是在“三化融合”的框架下,整个框架运行智能化水平大幅提升,例如智慧交通、智能汽车、无人驾驶、智慧医院、智慧教育,智慧医疗、智能制造、智慧商务、智慧生活。

    第三个形态是社会成员自身的智能化和被智能化。首先,在智慧社会当中的个人自身的智能化水平快速提升。例如现在智能手机用户超过7.5亿,手机用户达到13亿,到处都是WIFI,到处可以上网。智能手机快速普及,信息消费需求快速增长,本身就说明了社会成员自身的智能化水平在不断提升;其次,参与社会运行中的人本身被智能化。比如身份证、银行卡、人脸识别、指纹识别、区块链技术,这些技术广泛应用后每个人都被智能化了。摄像头、活动定位、行动轨迹、行为数据被广泛收集,无处不在的大数据分析,使每一个社会参与者被智能化。

    总之,智慧社会为人类社会带来的方便难以想象。“五个高度”大体可以概括出智慧社会的基本雏形:高度被感知的社会,高度互联互通的社会,高度数字化和被精准计算的社会,高度透明的社会,以及高度智能的社会。
 

    智慧社会到来对国家治理带来新挑战
 

    智慧社会是未来社会形态的新蓝图,那么,智慧社会到来给国家治理带来什么挑战?

    首先,智慧社会的快速到来有可能对人类活动带来巨大冲击。这主要体现在如下三个方面:一是大量工作岗位被人工智能、机器人所替代,对社会就业形成冲击。比如无人驾驶可能导致相当多的驾驶员失业,智能制造使大量一线作业人员下岗,智能商务使许多从事简单工作岗位的如商店、酒店等的人员失业;二是社会普遍互联和高度被感知背后存在巨大风险,有可能给社会带来冲击。人与人互联、物与物互联以及人与物互联,一方面带来方便,另一方面增加了社会交往与社会活动中的风险。社会高度被感知极大地增加了社会公开性和透明度,为社会治理提供方便,但是个人隐私、商业秘密乃至国家、社会安全风险也会大幅上升;三是智慧社会快速到来给国家治理本身也带来一系列新挑战。从政府自身来看,治理理念、价值趋向如何定位?治理的组织架构如何设置?治理的方式和手段如何把控? 

    其次,从政府和社会关系来看,中国主要面临着三大挑战:一是社会转型的挑战。一方面,第一产业产值不能超过45%,第三产业不能低于40%,城镇化率不能低于40%,社会出现最穷人最富人是少数、相对中产阶级快速增加,这4个指标象征着中国社会已经从生存型社会跨入发展型社会;另一方面,中国现在的人类发展指数是0.78左右,这一指标在 0.5-0.8之间被划分为中等人类水平国家,0.8是高人类水平国家,中国的0.78离0.8只有“一步之遥”,从医疗指数、教育指数、生活质量指数3个指标来看,中国正在向高人类发展水平国家跨越。

    二是社会主要矛盾转化的挑战。十九大指出,中国社会主要矛盾转变了,变成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和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在这个过程中,老百姓不仅仅关注物质文化,而且对“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这十二个字关注越来越高。

    三是公共服务供需矛盾的挑战。所有这些都在智慧社会到来以后,伴随着老百姓公共服务、社会管理诉求提升,给国家治理提出了一系列新挑战。
 

    智慧政府将扮演关键角色
 

    在推进智慧社会过程中,政府扮演着关键角色。十九大提出“两个十五年”目标:第一个阶段,从2020年到2035年,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上,再奋斗十五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第二个阶段,从2035年到本世纪中叶,在基本实现现代化的基础上,再奋斗十五年,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两个十五年”最主要是要建成社会主义强国,同时要实现国家治理体系的现代化。

    政府治理是国家治理的前提,国家治理通过政府治理来实现,如果没有政府治理,就不可能有国家治理现代化。而政府治理现代化的路径就是要构建智慧政府。

    智慧政府是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深度融合的政府,是以“六个公共”为支撑的公共治理型政府,即代表公共利益,行使公共权利,管理公共事务,提供公共服务,承担公共责任,维护公共秩序。政府所作所为都和“公共”两个字相联系;智慧政府是以人民为中心的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最主要是提高人的五种感受——便捷、安全、获得、公正、幸福。所以,智慧政府也应该是坚持公平、正义、廉洁、有为的政府。

    智能化治理、智慧化服务是智慧政府的基本特征。随着智慧社会的到来,传统的政府治理结构和模式将被重塑,结构扁平化、协同能力将大大增强,政府感知能力将大大提升,数据资源共享水平将大幅度提升,系统整合融合更加有效。

    创新治理方式将为“智能”和“智慧”插上新翅膀。数字化治理将广泛应用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生态等领域;“互联网+政务服务”的智慧服务将得到深度发展,特别是围绕民生的服务。医疗、教育、社保、就业服务、养老、保障性住房都是围绕智慧民生的,是未来智慧社会到来过程当中必须高度关注的重点。

    智慧政府既包括对公众的服务,也包括对企业的服务,包括智慧医疗、智慧教育、智慧就业、智慧养老等。信息技术在政府治理中广泛应用将大大提升政府的智能化管理和智慧化服务水平。

    同时,中国的智慧政府将在弥补对公权力的制约短板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中国体制决定了对公权力约束将成为国家治理的重中之重。未来中国智慧社会到来以后,信息化技术构建的制度“笼子”完全是有可能将公权力关进来的。比如进行监察体制改革,整合体制资源,形成拳头。现代信息技术在智慧政府的深度应用,必将攻克对公权力的难题;再比如“五张清单一张网”,即权力清单、责任清单、负面清单、目录清单、财政资金使用清单及社会管理公共服务网,一网打尽;还有就是建立社会征信系统,区块链技术、人脸识别技术、指纹技术,这些技术不仅仅在社会治理当中使精细化管理得以实现,精准的计算透明度非常高,而且有助于为约束公权力找到非常有效办法和途径。